關於部落格
《謎樣文字匯集地》本站文字、圖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感謝!
  • 607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霹靂俠影之轟霆劍海錄第一~十章─漂泊少年的換衣服之旅。

轟霆劍海錄開頭收了幾個重要角色,玄囂太子(其勢力翼天大魔、若葉溫翹也一併領便當)、大宗師跟弁襲君,玄囂太子的死使得黑海森獄的主控權,移轉至蛻變黑后、玄臏太子之手;大宗師、弁襲君的死則是讓四大奇觀這條線劃下完美句點。由於素還真、卜相機關的出場,玄囂太子被當業績做掉似乎也不怪(什麼理論),總之就是玄囂太子被引去跟原無鄉、倦收天對戰,最後被偽裝成翼天大魔的殊十二所殺,翼天大魔趕回救援不及殉主而亡,若葉溫翹則被央千澈發便當。


【圖解:玄囂太子、翼天大魔退場,可惜隨遇沒能見他爹一面】


從之前玄囂太子遭到圍殺看到翼天大魔鬆懈的模樣,可知玄囂太子對翼天大魔的信任,以及翼天大魔對主上的忠貞,這對主僕一同退場倒也感人,若葉溫翹回到玄囂太子陣營不久,戲份不算太少但給人印象不深,可惜沒啥表現就退場了。玄囂太子亡後,蛻變黑后、玄臏太子迅速取而代之,這兩人的關係十分微妙,蛻變黑后看似比較強勢主導一切,但玄臏太子也非是易與之輩,藏在溫吞外表下的是伺機而動的野心。

蛻變黑后趁著閻王閉關(其實是被囚禁),挾玄臏太子以令諸侯,蛻變黑后武力值甚至能與倦收天一拼高下,氣燄看似囂張,但她居然網羅卜相機關為其所用,真是請鬼拿藥單-穩死!期間
蛻變黑后用閻王絕學七絕離恨打傷倦收天,擒拿住能克制蛻變黑后功體,銀驃玄解的創作者『照世明燈』,但在卜相機關勸說之下,蛻變黑后把解藥給了倦收天,照世明燈也被釋放,縱然蛻變黑后拿了一手好牌,這樣的打法不輸才有鬼。話說卜相機關、素還真這幾章有見面,那眉言談話之間就知道,倆人絕對是蓋棉被純聊天的關係…不是!水織是說他們一看就知道在交換情報嘛!


【圖解:有卜相機關在身邊,保證做什麼都不會成功(攤手)】


【圖解:素還真便裝版,相信這版造型深受時間城主影響(望)】


除了玄臏太子,蛻變黑后與黑暗締盟換得木精靈的援助,不過為了殺玄豹,蛻變黑后把變體銀刃‧冷不防遺失賴在木晶靈身上,犧牲掉木晶靈,蛻變黑后再跟結盟那方請求再派人幫忙,這次派來的人就有點兩光兩光(指靠不住),看來幫不上什麼大忙。反倒是在原無鄉的奔走之下,蛻變黑后跟魄如霜再度重逢,蛻變黑后以親情勸說魄如霜轉投黑海森獄,這…以魄如霜對倦收天的執著,若是就這樣放棄,那之前那些撒狗血的劇情是怎麼回事(攤手)。

好吧!魄如霜對倦收天的執著不是重點,重點是原本幾乎癱瘓的魄如霜,現在活跳跳的行動自如,由步淵渟的話可知魄如霜應該已經受到控制,而素還真認為出自論劍海的名劍,是造成倦收天失劍便失五感的主因,如果倦收天是中毒,魄如霜搞不好也是中毒了!總之魄如霜待在蛻變黑后身邊,恐怕會變成論劍海放在黑海森獄的棋子,換言之待在倦收天身邊,也會變成最恐怖的武器吧。


【圖解:論劍海主席,步淵渟】


【圖解:魄如霜的傷勢好的真快,但這恐怕不是好事】


目前劇情走向在天疆、苦境跟黑海森獄之間的愛恨糾葛,天疆的牧神、苦境的天地蝱(苦境代表?),以及黑海森獄的閻王,記得之前時間城主跟素還真說過,當年三境互通,天空有三個太陽,萬物突破生長極限,而人類也長壽、少病,甚至擁有奇能。直到某天黑海森獄初代閻王被誣陷了奪三陽,毀滅天疆聖池,他一怒之下斬斷連接苦境的通道,天疆之主也因與初代閻王交戰受傷,擔憂天疆受到波及,也斷了與苦境的往來,而使三境斷絕通路的那兩個人,因為私吞三陽之力而長生不老。

而依照牧神月刊的介紹:『天疆王者,仙風道骨,個性沈穩,不怒而威,久遠前被閻王、天地蝱算計,重創之下隱藏在苦境某處,後被女兒凜若梅的尋找救援下,終於恢復傷勢回返天疆。重出的牧神,記取以往遭背叛的教訓,行事一改以往的懷柔作風,果斷偏激,意欲向森獄、論劍海復仇』,既然初代閻王是被誣陷了奪三陽,毀滅天疆聖池,那麼又怎麼會是與天地蝱聯手暗算牧神之徒,亦或者一切都是天地蝱從中挑撥呢?


【圖解:劍鬼】


【圖解:牧神,劍鬼稱乎為老牧,如果只聽配音差點以為叫牧神媽媽(老牧閩南話音似母親)】


【圖解:而牧神、劍鬼感情之好,可說是親親抱抱都沒啥問題(眾,人家只有抱抱沒有親親啦)】


總之現階段看來天地蝱居心不良,目前等待黑月照射才能解封,牧神因為遭到初代閻王、天地蝱暗算行事作風轉為強硬,雖然不是壞人,但為了天疆安危,很可能會犧牲掉苦境。初代閻王不知是否還活著,現任閻王現被漂鳥少年救出,意識仍未清醒,閻王透過神思、說太歲及漂鳥少年看似動作不斷,實則沒啥實際作為,甚至有點不解如果閻王真那麼強,幹嘛不出手把敵人都做掉,反倒像是被蛻變黑后壓著打,這樣迂迴行事到底想做什麼。


【圖解:閻王惡體】


是故素還真與被神思附身的山龍隱秀談話時,提到之前發生的事情都是閻王的陰謀,大有替閻王抬轎的意味,也是啦!不然要戲迷怎麼相信被囚禁多時,好不容易被人救出的閻王,其實是個很可怕的大魔頭呢(毆)!現在也就只能期待閻王大魔頭,忽然間大爆走盡展反派本色了。話說素還真取走神思,總算讓山龍隱秀脫離神思控制,他也很快的回到天疆的故鄉,但在天疆、苦境跟黑海森獄開戰的現在,山龍隱秀夾在天疆、苦境之間左右為難,這恐怕也是他始料未及之事吧。


【圖解:麟臺‧六麟駕日伐天虹】


【圖解;猊主‧問世獅吼十方懾】


【圖解;雉君‧神眉八采玉雉衣】


天疆這邊出了不少新角色,牧神、凜若梅、麟臺、猊主、雉君跟劍鬼,牧神跟劍鬼不打不相識,感情相當的好阿;麟臺、猊主、雉君也各有各的性格,凜若梅也就是藍山姑娘,出場時有點可怕,但劇情很有意思,與天羅子有一段對手戲,倆個人看起來也是很有戲,而喜歡藍山姑娘的喪睡在棺材裡叫人會心一笑,藍山姑娘開的是棺材店,喪喜歡睡棺材,根本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可惜一變成凜若梅,喪就沒有機會了!


【圖解:不是吸血鬼但很愛睡棺材的喪】


提到天羅子,這段時間他都在找天佛原鄉深層之力,好來對抗黑海森獄,雖然天佛原鄉深層之力很雞肋樣(請參妖界深層力量,最後根本沒有登場),但過程其實還滿有意思的,尤其是天羅子跟藍山姑娘這段,天羅子看到藍山姑娘的反應很有意思,不過也不能怪天羅子,藍山姑娘的偶,確實會讓男人有種天國不遠、地獄近了的錯覺。

而天羅子這段旅程,水織個人下的副標題是『漂泊少年的換衣服之旅』,說太歲死後,天羅子才換過一次衣服,進入巨大佛書之後,又化身為佛謎心懷鉛,天羅子跟造型師關係應該很不錯吧,很少角色有這樣的待遇。話說看到天羅子為了天佛原鄉所出的三道考驗而在武林上奔波,就讓水織想到揹老人揹到人不見的佛劍分說,雖然佛劍分說這段劇情太有禪意,水織佛緣未至不太能理解,但如今回想佛劍分說到底跑到哪去了,佛牒到底沒有修好呢(想)。


【圖解:天羅子反應真快,但…】


【圖解:不管外貌怎樣藍山姑娘都是好人,反倒變成凜若梅就沒那麼特別了】


凜若梅為了找出父親遺失的天疆神器牧天九歌,潛入論劍海探查,也因此確認天地蝱就在論劍海,但凜若梅不慎曝露天疆入口位置,引來黑海森獄大軍來襲,牧神有意讓苦境、黑海森獄更加仇視,天地蝱有意使天疆、黑海森獄開戰坐山觀虎鬥,蛻變黑后則派出千玉屑向道門放出三陽的消息,營造道門對天疆的不諒解,三方面可說各有動作,但相對於天地蝱隱於幕後,天疆、黑海森獄在檯面上就更加容易起衝突,現階段來說對天地蝱應該是比較有利的。


【圖解:凜若梅】


【圖解:黑海森獄新角色,若葉知秋,他指點漂鳥少年營救閻王,跟凜若梅有對手戲】


【圖解:另外天疆的琴鯉岳尋仙造型很有趣,的確是隻鯉魚先生】


論劍海這條線,起初有進行一場論劍大賽,觀劍不則聲這本劍譜參賽不在得獎,而是誘餌!意要引出天地蝱這兩隻大蟲,依照目前劇情走向,觀劍不則聲的作者十之八九是素還真,天地蝱對這本能夠醫治他們的劍譜很感興趣,唉阿!古有明訓,對素還真太有興趣絕對不是好事(咳),天地蝱可能要多保重保重了。

另外論劍海有請惋紅曲帶著紫色餘分參觀名人堂,當時桓正修雅跟惋紅曲約定,如果能打贏六道雪生劍‧點輪迴就能夠見主席,不過現在能不能見步淵渟應該不是重點了,重點是點輪迴居然就是荷葉大師,不僅如此他還是阻止劍鬼去救援牧神的程咬金,真是不能小看這個光頭和尚,一拿起血陽殘劍,光頭佬馬上就有一頭飄逸長髮。一個迷途知返的武者,一把拿了就會入魔的血陽殘劍,一個幫丈夫種花並以死相勸的妻子(點輪迴每殺一人,老婆就幫忙種一朵花),這故事好生熟悉吧!


【圖解:荷葉大師看似人畜無害的模樣,其實…】


【圖解:是生髮界的達人,長了頭髮就會暴走】


不過就跟拔獅子鬃毛,掉落的頭髮也長不出來一樣,荷葉大師的頭髮應該也不會維持太久,頭髮只是假象,虛名罷了!惋紅曲也就是玄同太子一心追求劍道,期間他曾為兄弟仇恨與原無鄉一戰得勝,但他並沒有取原無鄉性命,而是被銀鑣玄解的悲鳴吸引,開始追尋銀鑣玄解背後的故事,進入黑海森獄牢房與照世明燈一談,接著又追著荷葉大師跑,說惋紅曲是想追求劍道也沒錯,但兄弟的死似乎也放過太輕易了吧。

好吧!其實也沒關係,因為原無鄉變了!若說是醫天子點入的仇恨讓原無鄉性情大變,那效果的確很可怕,現在的原無鄉會跟倦收天計較虛名,對戰也容易進入暴走狀態,行事作風大變對他來說絕非好事,不知道原無鄉能不能夠恢復以往風采呢。


【圖解:惋紅曲vs.原無鄉】


最後四大奇觀這條線,雖然大宗師、意琦行一戰泯恩仇,但大宗師、弁襲君跟涼守宮才是亮點,尤其是涼守宮他藏在大宗師身邊那麼久就是為了要殺他,大宗師、弁襲君好幾章的喝茶都是在陰間,伏筆埋的很深又很合理,原本大宗師再出,戲份不在主線之上,只能說是帶出天疆的馬前卒,但這樣的退場讓大宗師、弁襲君跟涼守宮都在霹靂史上劃下一筆。


【圖解:弁襲君退場】


【圖解:話說妹妹阿!你一定要夾在中間當電燈泡就是了】


原來涼守宮就是弁襲君神蹟下由女變男的那個孩子,而他就是宮無后幼時相識的大姐姐,水瑩兒的女兒,她為報母仇跟隨在大宗師身邊,在關鍵時刻給予致命一擊,大宗師收劍收的漂亮,要漂亮出場很容易,但要精彩退場可是件難事,縱然大宗師再出場表現不多,光這退場就讓人印象深刻了。順提玄囂太子死後,式洞機離開道門,以一色秋的身份行走於論劍海、天疆之間,算是脫離了道門這條線了!


【圖解:這個伏筆埋的真久,涼守宮的反撲跟平常形象截然不同,反差很大】


【圖解:大姐妳的故事不會太長吧,你後面的那個大叔好像快死了耶】


以上內容純屬個人想法,若有錯誤之處敬請見諒,並未經同意,請勿轉載本文,感謝大家。

2014/5/16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