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《謎樣文字匯集地》本站文字、圖片未經同意請勿轉載,感謝!
  • 6075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2014年1月15日,甜蜜的小惡魔誕生。

2014年1月15日水織終於生下甜蜜的小惡魔,以下是水織永生難忘的生產經過(望)。


前奏,不規律的陣痛。

懷胎十月總算等到即將瓜熟蒂落的一天,但這一天實在等的好辛苦,懷孕三十八周產檢時,醫生說:快了,差不多這星期就會生,一句話把準新手爸媽嚇壞了,結果戰戰兢兢渡過三十八周,r進入三十九周想著說不定可以生到一月一日生元旦寶寶,然而到預產期,寶寶依舊是穩若泰山,絲毫沒有想離開肥軟軟肚皮的意思。

中間經過幾次假性陣痛,直到2014年1月12日,陣痛一個晚上看似應該就是陣痛,可事情就那麼微妙,晚上痛的要死要活,早上澡一洗到醫生又像是沒事人的般,內診只開半指,面對護士疑惑的表情,也只能說晚上真的很痛阿!誰知道來醫院就不痛了呢。被退貨之後,白天又不大痛了,不久晚上陣痛又開始來了,這次撐到1月14號晚上進醫生,內診結果…

快要一指(五指十公分才可以推進產房),且宮縮又變的很不規律,由於痛了兩天,晚上幾乎都沒能睡覺,跟兔兔討論之後(其實是兔兔力勸),決定打催生,兔兔安慰的說都開了快一指,一指半就可以打無痛分娩,就撐一下吧!之前就有聽說打催生很痛,如果陣痛是分期付款,催生就是一次付清,本來是很不想打催生,但如果不打可能也要痛個兩天才開到一指半,所以就算很害怕還是打了。


天堂般的無痛分娩。

決定打催生之後便迅速辦理住院事宜,催生一打就開始規律陣痛,如果是到一指半前是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,但水織已經痛了兩天,實在也沒那個體力忍耐,所以在一指半前不斷的哀號,無痛我要打無痛,從晚上九點開始打催生,晚上十一點半總算撐到開一指半,雖然打無痛的過程很可怕(大概是水織太敏感,麻醉師一碰水織就緊繃,麻醉師不斷的說放輕鬆不要亂動,很危險阿!小姐),但打完無痛真如同上了天堂,痛了兩三天的腰完全不痛了!

那幾個小時水織渡過非常愉悅的休息時間,完全不知道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,或者該說事情的發展大大出乎意料之外。在等開五指的時候,旁邊的待產房有兩個孕婦被推到產房生,之所以知道有兩個,實在是因為他們哀號聲響徹待產室,其中一個再喊,不要關掉無痛,旁邊護士接,現在要生了,不可以再打無痛了…

聽到隔壁的慘叫,兔兔說,妳(指水織)等等可以不要哀那麼大聲嗎,水織邊做好心理準備邊苦笑說,好吧!我會努力忍耐。早上七點鐘,內診終於開了五指,這時候由於太久沒有上廁所,接受人生第一次導尿,由於麻醉的關係倒也不覺得不舒服,就覺得好奇妙尿就不由自主的尿出來,原本想說七點開五指,差不多應該八點就可以生了吧,未料事情沒有那麼簡單,唉!


難道這就是計畫趕不上變化。

在進產房前,必須要讓胎頭下降到可以看到五十元硬幣大小(就是寶寶已經在門口),這樣一推進產房就可以生,護士進來教要怎麼用力才對,但水織努力了一個鐘頭之後胎頭聞風不動,這時護士說如果胎頭再不降就要剖腹產囉,這話驚的水織不知如何是好,痛了兩三天打催生好不容易撐到五指全開,居然還是要剖腹,老天爺阿!早知道一開始就剖了水織阿。

又是天人交戰的時刻,這次兔兔依舊果決力勸就剖了,因為水織已經快沒有力氣,再撐下去也是要剖腹不如保留點力氣剖了再說,水織雖然很想再努力,但聽到護士說胎頭動也不動,用力的位置也沒錯也只好放棄。一決定要剖腹,醫院很快就進行後續動作,水織打一開始就決定要自然產,產檢也沒有說不能自然產,醫生甚至說,隨便生都可以生的出來(嗚嗚,醫生你騙人,淚奔),進開刀房之前,水織非常的害怕。


而水織確實也很恐慌,本來剖腹是半身麻醉,但可能是水織太緊張,一跟醫生說感覺會痛,麻醉師乾脆就把水織全身麻醉,等醒過來人就已經在恢復室,寶寶已經離開肥軟軟的肚子不知道被送到哪去。

吃了傳說中的全餐,這時水織的狀況非常糟糕,原本以為寶寶聞風不動,就不會像是自然產這般會有產道受傷的問題,但事實證明水織錯了,進產房前水織有用力的想推寶寶出來,於是乎還是腫脹疼痛,再加上腹部的傷口,還有打術後止痛必需要接尿袋,整個人是動彈不得的狀態。

這時候的水織只能請旁人幫忙,古人說生產是拼的過麻油香,拼不過棺材板,現在醫療發達危險度沒有以前的高,但一進醫院就是福禍難料,開完刀水織就發燒兩天,醫院規定媽媽發燒就不可以把寶寶推到床邊,水織媽媽跟弟弟到醫院來探視差點領不出寶寶來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如此寶寶特別沒有安全感。


看盡人生百態的住院時光。

撇開加價的問題,水織選擇的醫院單人房很少,就算想要住單人房也不見的住的到,所以一開始是先住健保三人房,住進去時剛好隔壁床出院,另一床則是寶寶周數不足羊水便破了,入院安胎的產婦,也因為如此常常聽到護士推機器來測宮縮的狀況,唉!人生就是那麼微妙,水織之前一直等著生,那位產婦是一直想撐到足月再生,期間他們也一直在討論,是該三十六周就把孩子生下好,還是再撐兩個星期足月對寶寶好。

由於對方也還滿安靜的,前一兩天倒也住的安穩,甚至有乾脆就放棄排單人房的念頭,那幾天起來總在想不知道那個媽媽生了沒?直到搬來的新鄰居,這個鄰居就不太好相處了,聽他們談話內容是跟水織一樣是因為產程過長才剖腹生產。住在健保房只用布幕隔著,隔壁的聲音難免入耳,但晚上水織跟兔兔都會把手機開震動,結果隔壁床的抱怨著開震動很吵也就罷了!這媽媽跟先生打呼的聲音響徹雲霄,吵到什麼地步呢…安胎的產婦當天晚上就生了。

哈哈,好吧!其實也不知道是否如此,反正這天晚上很吵,隔璧打呼,隔壁的隔壁產婦表示腰酸,護士來看說,說撐不住了要生了!連忙就把人推進產房,不久就自然產生下寶寶,而隔壁打呼雙人組這期間仍是睡的安好,但兔兔決定如果有單人房一定要立刻住進去,很幸運的也總算在最後兩天排到單人房,結束在健保房苦難的日子。


海馬女孩跟石頭奶的危機。

住進單人房感覺就像是從地獄來到天堂,水織的心情愉悅到不行,但畢竟一晚沒睡也是真的(正確說法是好幾晚沒睡好,但打呼根本就沒辦法睡),害水織當天只能用異常亢奮來對抗睡魔,笑到腹部傷口痛到不行。這時候水織的燒也退了,寶寶幾乎說是用光速推到水織身邊。醫院提倡母嬰同室,且護士人力顯然不足,兩個人就要對付全部的嬰兒,有護士就能推到媽媽身邊就馬上推回來,甚至還有個護士推來時說,請享用!但也有很好的護士,會說如果覺得累可以先把寶寶推回嬰兒室。

生產前收到朋友的禮物,傳說中的費雪小海馬,起初兔兔是很瞧不起小海馬,認為那麼奇怪的東西小朋友怎麼可能會喜歡,但小海馬最後可說是成為救星,寶寶哭的時候就放音樂安撫,推進嬰兒室也把小海馬帶進去,因此護士就暱稱寶寶為『海馬女孩』,整個嬰兒室就只有她有非常的好認。有一度太累把寶寶推回嬰兒室,護士就說,好吧!就放在這邊讓她聽海(費雪小海馬會發出如同寶寶在羊水聽到的聲音)。
 

對了關於小海馬,在跟護士A聊天時,護士A提到費雪小海馬有盜版,要怎麼區別就是認臉上的腮紅,聞言水織跟兔兔都很驚訝的說,真的嗎,原來還有盜版!之後把這件事情跟護士B說,護士B同樣很訝異的表示,真的嗎,原來還有盜版!妙的是因為一開始沒有把電池處的隔絕膠片完全拿掉,造成有點接觸不良只能放一首歌,護士B就說奇怪怎麼只能放一首,但水織肯定朋友送的不是盜版,找了很久才發現!笑稱,果真有腮紅就是正版阿!




醫院倡導母乳,除了發燒那兩天是擠奶給護士,除此之外不管白天黑夜護士都會推過來餵,剛開始要衝奶量,護士先拿1 ml的針筒過來教學,本來是說給一個小時擠,但發現水織很快就處理掉之後,就換了3 ml的針筒回來,接下來的兩天從5 ml、10 ml到奶瓶進展相當的快,因此水織也獲得了『乳牛媽媽』的稱號,護士都對水織跟寶寶很有印象。只是每次累到半死擠出奶來,兔兔拿去又再換新的過來,就讓水織無奈苦笑,擠奶地獄也很可怕阿。

不過糟糕的是漲奶的危機隨之而來,甚至再度發燒!為了處理漲奶的不舒服,原本買的手動擠奶器放在家裡,臨時還去買了電動擠奶器,幸好有買加上熱敷,總算舒緩了漲奶的不適感。這段時間考驗接踵而來,再再考驗著精神跟體力,幸好水織還年輕阿!沒有等到三、四十歲才來生小孩,那體力跟恢復相差甚多。

小孩出院之後,當然又是另段考驗,剛開始兩三天幾乎沒辦法睡,開玩笑的說,真的好想把小孩子再塞回去,難怪人家都說小孩是天使也是惡魔。總之沒有再過兩、三年,水織絕對不會考慮再生下一胎。

PS.水織家的小惡魔手很大隻,且指甲很利,可能沒有安全感的關係,常常把手從包巾裡伸出來,怎麼綁都綁不住,偏偏指甲又利,沒事就容易抓傷自己。



 

2014/1/24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